前妻——我的真实故事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3000℃ 0评论

  终究还是没有敌过七年之痒,当老婆和自己提出离婚的时候心里倒也不是很意外。
  用老婆的话说就是感觉和我在一起很闷,和我说话也得不到啥回应,而且不知道我一天脑子里面想的什么,总感觉我每天都是心不在焉。
  虽然知道这些不过是借口,无外乎是自己赚不到什么钱,在她的眼里是“不上进”,而她偏偏又是个喜欢享受喜欢玩儿的人,能忍我这么久也是不容易。因此协商好孩子归我并分割了财产后,我们在去年5月初正式离婚。
  因为她没有固定收入,娘家又不在市区,因此虽然领了离婚证,我们到也还住在我们买的房子里。只不过一人一个屋,基本上是井水不犯河水。
  老婆今年31岁,一张娃娃脸,较小可爱型,属于那种不报名字绝对看不出已经年逾三十的人。虽然稍微有点儿婴儿肥,但是老婆的皮肤非常好,摸上去就像二十几岁的小姑娘一般。
  都说离婚后男人的痛苦是慢热的,每过一天,看着抽屉里那本离婚证,想着两人之前生活中的种种心里都有数不出的难受。而她依旧是每天呆在家里,看看电视,玩玩手机,和离婚前的生活无异,直到离婚的一周后……
  夜不归宿
  离婚的第八天,自己还在公司上班,接到了她的一个微信,内容无外乎是:和朋友出去吃饭,会晚回来一会儿,让我别反锁门。倒也不是啥特别的事儿,我回了个“好“就继续忙手头的事情。
  下班回家,面对空荡荡的屋子,那股难受劲儿再次袭来,轻轻推开她房间的门,熟悉的香味儿让心里更加失落。虽然自己这几天一直在努力表现,想要挽回这段婚姻,但是却没有什么效果。我甚至在一个晚上狠抽了自己几个嘴巴,恨自己为什么那么爽快的就同意离婚了。最后,我还是决定等她回来好好聊聊。
  12点,她还没有回来于是发了条微信“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很快得到了回复“吃完饭去唱K,会晚一点。”
  这倒也正常。
  被手中的烟头烫醒的时候,时针指向4点,推开她屋子的门,人还没回来。发微信,没回复。忍不住打了个电话,关机。
  这就很奇怪了,老婆平常没有关机的习惯,这么晚了没回来还关机是什么鬼。要知道从结婚老婆还没有夜不归宿过。
  一夜无眠,期间发了无数短信打了无数电话都是没有任何回复和关机。心里面无数猜测,生怕她出了什么意外。
  大约8点半的时候,终于响起了钥匙开锁的声音。我赶紧走过去,正好门被打开。看到的是迷迷糊糊一身酒气的老婆和一个搀着她的不认识的女孩,可能就是她所说的朋友。
  “这昨晚喝了不少酒,直接睡 KTV 了,好不容易酒醒了点儿,能扶着自己走。你快给她扶床上多睡一会儿。”
  我一边谢过这个朋友一边接过老婆,老婆眼睛都没睁,只是不断机械性的往前迈着腿。看起来确实是喝了不少。
  关上了门,我把老婆扶到了她的屋子,放在了床上。为了能让她睡的舒服一点儿,我脱掉了她的T恤和内衣,看到老婆雪白的奶子的时候,心里又一阵感慨:以后不知道哪个男人的手要放在这上面。
  发现异常是在脱掉老婆的裙子的时候,熟悉的大腿,熟悉的白色内裤,不同的是内裤包裹着蜜穴部位的那块痕迹。那么大的一块湿痕让我一度以为是老婆喝多了失禁的结果。但是仔细想想真的是尿到了内裤上痕迹应该会更大一些。
  不会是……
  心里一阵不安升起,我赶紧用手指伸进老婆的内裤里探了探,随后自己的脑子轰的一声——那粘粘的滑腻的触感绝对不是尿液或是淫液,而是男人的精液!
  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我缓缓脱下了老婆的内裤,那被自己干了7年的骚逼就这样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不一样的是那略有发黑的两片阴唇上还沾着点点乳白色。而内裤上更是一片黏糊糊的白。
  已经没有任何侥幸,老婆被人给操了。而且是曾经应该专属于我的无套内射!
  看着床上老婆的裸体自己心里五味杂陈,此时的老婆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熟悉的雪白的肉体,轻微的婴儿肥,不大但是手感极佳的奶子,已经两腿间淡淡的阴毛和沾着别的男人精液的骚穴都在我的眼前一览无遗,即使被我脱光了衣服,老婆依旧没有任何察觉,只是可能感受到了冷,身子转向了一边,雪白的胳膊紧紧抱在了胸前。
  给老婆盖上被子,我将手指探入了老婆的阴道,整个手指毫无阻碍的伴随着滑腻插了进去,确实是被射进去了无疑。而且操了老婆的男人好像是禁欲很久,因此才能在老婆的内裤上滑下那么多的精液。
  拿纸擦干老婆的下面,将旧内裤扔到了一边,先让她睡吧,醒了再说!
  伴随着五味杂陈,脑补着老婆被陌生男人操着的淫荡样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的我终究敌不过睡意,沉沉睡了过去……
  卢哥
  醒来时时针已经指向下午1点半,睁眼的那一瞬间感觉早上发生的仿佛是个梦,于是起身去老婆房间,发现老婆已经不在屋子,打算上个厕所,却在卫生间闻到了熟悉的沐浴露香味,看起来老婆已经洗澡出去了。
  妈的,才醒就去会情人!
  心里咒骂着——虽然这咒骂毫无道理,我们在法律上已经不是夫妻,老婆完全有寻找另一半的权利——拿起手机给老婆打电话。响了两声后耳边传来了老婆略带哭腔的声音。
  ——老公,咋了?
  ——你干什么去了!
  ——昨天喝多把手机充电器忘在 KTV 那了我去拿。
  ——你昨天就是吃饭唱歌了吗?
  ——啊,后来喝多了,好像就睡在 KTV 了。
  ——你早上起床时候看到你内裤了没?
  ——……
  ——才离婚几天就和人上床,你还真看得开!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还不知道是不是老婆主动献身,也有可能是喝多之后被人操了,而且人现在是自由身,哪怕离婚当天下午和人上床又和我有啥关系?
  ——要你管!
  果然……
  ——XX,咱俩离婚了的,我愿意和谁睡就和谁睡,轮不到你管!
  说着,电话被挂断。
  憋着一肚子邪火不知道何处撒,手边的 iPad 却在不停的滴滴答答响,眼看着已经抓在手中的 iPad 就要飞身上墙,上面的一串微信提醒却让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输入密码,进入微信,原来老婆的微信还在 iPad 上登陆着。上面显示的最后一句话是“卢哥,被我老公发现了!”
  很快就有了回复“你们都离婚了怕什么!”就这样,两个人的聊天信息被我尽收眼底:
  老婆:你昨天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卢哥:我喜欢你啊!而且昨天吃饭的时候咱俩不还亲了么?
  老婆:昨天我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
  卢哥:你看还有照片呢!
  聊天框出现了一张老婆和一个男人激吻的照片,老婆的头正好挡住了男人的脸,但是照片里男人的手却放在了老婆的屁股上。
  老婆:你们怎么还拍照片!
  卢哥:喝多了朋友当玩笑拍的,算是你正式告别婚姻生活的见证。
  老婆:给我删掉!
  卢哥:行,妹妹怎么说哥怎么做。说起来是怎么让你老公发现的!
  老婆:你的东西流到我内裤上,应该是被我老公发现了。早上起来内裤就在我旁边。
  卢哥:哦,怎么都离婚了他还脱你内裤?你的身子以后可是我的了,不能再让你前夫碰。
  老婆:我喝多了给我换衣服时候脱的,我和你才认识一天,别胡说!
  卢哥:呵呵,都射进去了,宣誓主权了。
  老婆:不要再说了!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
  卢哥:别啊!
  又一张照片出现,看到照片的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眼睛都开始充血了:照片里的老婆一丝不挂的躺在铺有紫色床单的床上,两腿大开,稀疏的阴毛无法覆盖住的蜜穴就那样暴露在眼前。
  卢哥:我操定你了!
  老婆:你有病!
  两个信息几乎同时发出,随后微信便再没有了动静,查看一下联系人,老婆已经把这个卢哥拉黑了。
  查看了以往的聊天记录可以确定老婆是昨晚喝多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给上了的,而且老婆和这个卢哥也是昨天晚上发的第一条信息,内容很简单,就是微信加好友时象征性的互打招呼。问题的重点是老婆被拍了裸照,而且很有可能不是一张!
  一天都在烦躁中度过,到了晚上8点多的时候,伴随着钥匙开门的声音,老婆进了家门。还是那条灰色短裙,不同的是上身换了一件淡蓝色 T 恤。彼此互看一眼,老婆默默走进了房间。一股火锅的气味飘过,看起来晚上是吃过饭了。
  此时自己有很多话要问,却不知道如何问起,于是便以复婚为由头开始了话题。谁料老婆语出惊人:你知道我和别人上过床了还要复婚,不嫌脏么?一句“不嫌”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却又被我生生憋了回去,因为床上药盒上的“左炔诺孕酮片”几个字让我的思绪再次乱了起来。
  老婆看我注意到了药,淡淡的说了句“我危险期”。
  “我怎么能不知道你的危险期和大姨妈期是什么时候。”我是苦笑着说出前面那句话的:“如果他威胁你就和我说,我去收拾他。”感觉说着这句话很潇洒的我关上了门。
  同居
  就如同生活中的一个调味料——虽然是猛料——这件事儿在心里形成的疙瘩在时间的冲刷下已经渐渐变淡,几乎快被忘掉了。老婆还是和自己住在一起,还是分房睡,不同的是话越来越少,而自己也开始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
  提到老婆,自己并不是破老婆处的那个人,高中的时候被一个很爱她的男孩摸过身子但是没有越过最后那条线。破了她的处的是大学的男朋友,两个人同居了两年,毕业后和那个人去了他所在的城市,接过她大学男朋友劈腿,让她对这人恨之入骨。好在老天有眼,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她的工作顺风顺水,也让她有了留下来的理由。然而老婆是个恋家的人,因此在工作四年后,她还是回到了父母所在的地方,并在市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工作,而我们的相识也是在这里。
  因为项目很顺利,大家决定来个不醉不归,因此被司机送到楼下的时候,自己已经处于八分醉的状态,好在腿脚尚且听使唤,晃晃悠悠走到家门口,拿钥匙开门倒是一气呵成。但是门推开的一刹那却感觉有些不对,门口居然多了一双皮鞋。
  走进客厅,听到了老婆的浪叫,虽然脑子已经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不太灵光,但基本还是猜到发生了什么。
  推开老婆房间的门,毫无悬念:一丝不挂的老婆撅着屁股被另一个同样一丝不挂的男人后入着,眼前的两个人一副标准的“老汉推车”姿势。可能是情到深处,再加上两个人都面向床头,无论是疯狂抽插的那个还是忘我呻吟的那个没有注意到我。于是我就那样看着那个一丝不挂的男人推着老婆的屁股,摸着老婆的奶子,插着老婆的骚穴,直到两个人完成最后最美好的融合。
  男人拔出了自己的家伙,乳白色的液体随之流下——又他妈的是内射。在起身拿床头的纸巾的时候,那个男人看到了我,吓了一跳。处于迷离状态的老婆在翻过身来的时候也看到了我,显然还没有从高潮中缓过来,只是轻轻说了声“你怎么回来了?”
  “打扰了。”我关上了房门,可能真的喝的比较多,我记得那时当时我说的唯一一句话。
  ==================================== 20180604 更新 =========================================
  翌日醒来,脑子恢复运转后便一直在回想昨天的事儿,伴随着晨勃自己就那样撸了一发射在了地上上。
  起身洗澡,发现卫生间已经有人。以为老婆在里面便推开了门,却看到老婆和昨天那个男人挤在一个淋浴隔档里洗着鸳鸯浴。此时的那个男人身上已经涂满了沐浴液,老婆正给他搓洗。
  “你们他妈的是不是过分了!”任我脾气再好骑头上拉屎这事儿也是忍不了:“上床在我家,洗澡在我家!他妈的不知道去宾馆开个房?故意气我呢?XXX,咱是离婚了,你他妈和谁睡跟我没关系,但是能不能别在咱家!”
  老婆倒是毫无惧色:“行,你的房子,我现在就搬走,谁愿意住你这破地方呢!”说着,老婆示威似的抓着男人的鸡巴搓着。
  男人一脸胜利的表情按下老婆的头,示意要老婆给口交,老婆看了我一眼,尴尬的推开了男人的手。
  见到这一场面忍不住无名火的我抓着那个男人的头发把她拖到了客厅摔在了地上。他也顾不得穿衣服直接站起身挥拳过来,毕竟自己酒没有全醒,这一拳是结结实实挨上了。于是自己就这样被打翻在地,很狼狈的被人踢了几脚。
  真丢人……
  “以后这是我的女人,你敢碰她我就废了你!”那男人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第二天,老婆找人搬走了自己所有的东西。留下了一个空空的屋子和她的体香,和另一个男人住在了一起,那个男人就是所谓的“卢哥”。
  后来才知道老婆在那次酒醉被人拉上了床后,这个姓卢的就一直在缠着她。虽然拉黑了他的微信,但还是有不断的短信和电话轰炸。再加上人比较会做事儿,也很会讨女人欢心,因此也开始渐渐赢得了老婆的好感,两个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在这次事情之前,两个人已经多次一起出去吃饭、开房,俨然成了热恋中的情侣。这位姓卢的也承诺会在今年娶了前妻——这里我实在无法再称呼这个女人为“老婆”——而她也是非常愿意嫁给这个对她很用心的男人。
  这两个人晚上都喝了一点酒,所谓酒后乱性,在酒精的刺激下按耐不住欲望的两个人本来打算去开房,但这个姓卢的建议就在我们家行鱼水之欢,因为会更刺激。就这样阴差阳错间被我逮了个正着。——这些都是来自前妻之口。
  期间老婆回来拿过几次东西,倒也算是见了几面。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每次见到老婆的气色都不错。衣着也渐渐向年轻化、性感化发展。要知道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大夏天让她穿条短裤都难,可现在却是低胸、短裙、漏肩、漏背都有,看起来她还是很听那个姓卢的话——或者说人调教得好。有时坐下来闲聊几句,除了向我说出了上面两人相识的原因外,还知道她过上了想要的生活:有钱,有自由,不用管孩子,可以在家想睡睡在外想逛逛,唯一要做的就是晚上伺候好自己的新欢,言语之间倒也颇为得意。我除了强装笑颜表示衷心的祝福外,在一个人的时候还要慢慢消化碎到肚子里的牙。
  不过欣慰的是自己的收入也开始渐渐高了起来,我一直认为天无绝人之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看起来诚然不假。当然这事儿和前妻说出来总会让人感觉有点儿酸,因此也只能自己独享这份小小的成就。
  轮奸
  ( 其实我一直在犹豫这部分的内容到底要不要写出来,因为怕 91 大神里面有这件事儿的参与者或是目击者。那么无论是我、老婆还是老婆的现任都将变得毫无隐私可言,可以说被人肉出来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思虑再三,一杯酒下肚,心一横:写!在这里也恳请知情人不要去刨根问底,在此谢过!)
  时间到了7月,虽然老婆已经搬离,但是那件事情过后老婆还是觉得有愧于我,或许是我们之间还有感情,或许是因为孩子。我俩之间还保持着联系。微信闲聊中也了解到那个姓卢的是个做生意的,也是和老婆离婚单身了三年多。手上颇有些积蓄,对老婆也是舍得花钱,各种名牌衣服+高档护肤品塞满了衣柜和化妆台,这点是我之前很难给老婆的。
  两个人的婚事也走上了正轨,姓卢的见过老婆的爸妈,也是我曾经的岳父岳母,虽然岳父岳母对我俩离婚的事儿老大不满意,而且也给我打电话说过这个姓卢的“看上去虚头巴脑不踏实”,但架不住人对自己女儿好,就算是默许了这件事儿。而姓卢的父母都已去世,自己一个人说了算——这对于老婆倒是件好事——因此两个人在7月下旬领了结婚证,算是正式确定了夫妻关系,就差一场婚礼。也就是从此时开始,我和老婆的联系慢慢变少,最多也就是在朋友圈了解一下她的动态,这个人已经逐渐从我的生活中消失。
  淡忘了这个女人的我在这段时间过得很是开心,工作之余和朋友出去喝个酒,聊个天,每次都能很尽兴而不用怕有人电话催自己回去。周末将孩子接回来,陪孩子到游乐场,再吃顿好的,一段时间下来感觉单身也是相当惬意。老婆偶尔也会看看孩子,为了避免离婚对孩子的心理成长造成影响,偶尔我们也会像之前一样一起和孩子出去玩,一起吃饭。只不过为了避嫌,我们并没有任何亲昵的举动,对于老婆越来越大胆的着装自己也是欣赏不来,这也使得为了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更多的是尴尬。
  (下面的对话只是回忆的内容,实际原话肯定不会这么文字化、工整化。卖弄文采也好,为了保证内容叙述的协调性也罢,总之原话虽然不是原话,意思肯定就是这个意思,还请91大神见谅。)
  如果日子就这样平淡下去倒也是件好事儿,但是这个女人注定逃不过为自己的所做所为买单。
  记得是个周五的晚上,忙完了一周的工作。新的项目也基本可以画上圆满的记号,本来计划着周末在家好好休息两天,待项目彻底搞定再请上一周年假带孩子去香港玩儿。可正当自己在床上玩着手机将要睡去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是老婆的来电。
  “应该是这周末要看孩子吧……”这样想着,我接起了电话。没想到电话那头却是老婆的哭声:“老公,过来救我!”
  “怎么了!”下意识一惊,莫非遇到了什么危险?
  “老公你快来!救救我,我出不去了!”老婆的哭声更厉害了。
  “怎么不去找你现在的老公!”满满的酸味。
  “不要提他,你快来!快来!不然我要死了!”显然是急了。
  “好了知道了,你在哪里?”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在穿衣服。
  “X大街那个 XX KTV ,888包厢。”老婆说完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你去 KTV 让我去救你?找服务员啊!”我一时摸不到头脑。
  “他们都是坏人,你快来!我想你!”不得不说这句“我想你”让我顺间失去了理智。于是赶紧换上衣服,甚至都没来得及换下脚上的凉鞋,为策安全,还带了一把弹簧刀。飞速下楼打了辆车,因为距离较近,不到十分钟自己已经来到了 KTV 大厅。
  向服务员询问哪个是 888 包厢时,明显能感觉到服务员在笑,莫非这 KTV 另有玄机?
  推开包厢大门时,空无一人,:整个包厢弥漫着酒精味和奇特的味道同时夹杂着一股骚臭味。
  莫非老婆说错了?这样想着,我听到了微弱的抽泣声,低头一看,我看到了蹲在门后的老婆。
  打开包厢的灯后这可能是另一个让我终身难忘的场景:老婆就那样蹲在地上双手紧紧抱在胸前、上身穿着一件黑色 T 恤,下身直接裸着不着片缕,雪白的屁股依旧让人血脉偾张。腿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一些清晰可见的抓痕。在老婆身下有一小摊粘稠的乳白色液体,依旧不用想都知道那是什么。
  看到我进了包厢,老婆哇一下扑在我身上哭了起来,很久没有过的柔软就这样贴到了身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的我只能抱住她。本想好好安慰她,却被滴落在脚上的几滴暖暖的液体按下了话头。
  我厌恶的推开了她。
  她没有说话,再次扑上来抱住了我,啜泣着。
  于是这次抱住她的我的手直接放在了她的屁股上 —— 别人的老婆,不占便宜白不占!我当时居然是那样的想法。
  老婆不停的哭,却始终不和我说发生了什么。我把她扶到了沙发上,让她先穿上裤子结果她哭的更厉害。没办法,只好找了个靠垫盖在她腿上。
  我想要出去问问服务员发生了什么,因为从我问包厢位置时候服务员的表情能感觉到他知道情况。可是老婆却死死的抱住我不让我走,没办法,我只能在旁边陪着。
  看到老婆阴户里的东西流到了沙发上,于是起身拿起了桌子上的抽纸,让老婆先把下面擦干净。就在老婆拿纸擦的时候,赫然发现老婆的阴毛已经被剃了个精光,而就在原本阴毛覆盖下的私密处纹了一个蝴蝶。可能是才纹不久,纹的位置还有些发肿。这让我再次产生了无比的厌恶!
  老婆逐渐冷静下来,我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本来老婆和他现老公及几个朋友来这里唱歌,结果自己在去上厕所的时候被一个喝多了(事后想想应该是涉毒)的人拽到了自己的包厢。包厢里一共四个人,就是这四个人趁着酒劲将老婆轮奸。因为这些人是 KTV 的常客,其中一个被称为“猴子”的还是个远近闻名的混混,所以 KTV 的服务员听到了老婆的呼救也没办法。再加上几个人威胁老婆说要是再敢喊就把她弄死奸尸,于是老婆就再也没敢出声。就这样老婆经历了一个多小时的折磨,最后短裤、内裤、内衣被几个人分了说是当纪念品。因此才出现了我进包厢看到的一幕。至于为什么这么久都没人找他,老婆说是因为她上厕所前姓卢的已经喝多了,叫都叫不醒,其余人也几乎都是第一次见,因此也顾不上她。万般无奈之下,也只能找到我。
  打翻的酒瓶、地上的靠垫、屋里的味道、以及沙发另一侧的那一滩水渍(本来老婆是要去上厕所的,结果到了厕所就被人扯着头发拉到了包厢,就在被强上的时候没有忍住,失禁尿了出来。结果这让那几个人更加兴奋,老婆就被折磨的更惨。)让我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说这些的时候老婆不停用纸巾使劲擦着下面,甚至把手指都插了进去不断往外抠,试图把陌生人的精液全部弄出来。看到那若隐若现的蝴蝶,心里是又气又心疼。
  万万没想到平常在电视里看到的轮奸会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人身上,当时想到的第一件事儿是报警,但是老婆却苦苦哀求不要。因为实在太丢人,会让自己和姓卢的以后没法做人。
  呵,就没想过会让我没法做人?
  我让老婆掀起了衣服看看伤,说真的,当时很心疼。前面说到老婆皮肤很白,因此很容易留下淤青。当看到老婆和大腿一样青一块紫一块的身子以及被掐到肿胀的奶头的时候,自己还是抱紧了她。
  毕竟也是自己爱过的人,幸而她在家里还留了几件衣服,于是让她现在包厢等,并给包厢续了钱,同时叮嘱服务员不要让任何人进去,来回不到40分钟,老婆穿着我给她买的那条淡蓝色连衣裙离开了包厢。
  不知道后面她怎么去和姓卢的去解释的换衣服的事儿,就记得那天出包厢之前她抱着我很久,并不停的哭着说对不起。
  我也哭了,不过没有被她看见。
  受孕
  KTV 之后,我们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几乎没有再联系,只是有一次问她的伤好了没有的时候,她给我发了一张上身的照片。看起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除了腰间的擦伤还在结痂,身上的青紫已经消失。我问她如何去和老公解释身上的伤,她说是喝多了摔下楼梯弄的,之后彼此都没再说话。
  再一次知道她的消息是在10月份,她的闺蜜给我带来了老婆怀孕的消息。
  所谓淫妻,都是在确保老婆不会变心的情况下才能放心的让她和别人 3P 甚至多 P。更有同好甚至意淫着自己老婆怀上别人的孩子。但是当你知道老婆已经不再属于你而是属于另一个男人的时候,平常想的那种老婆和别人做的刺激感都会消失殆尽。淫不起来,有的就只有悲哀。
  那一阵做梦经常都是老婆雪白的身子被那个黑黑的男人压在身下,浪叫着任由男人把精液射进自己的阴道、流进子宫。然后余情未了的两个人拥吻着,准备下一次的交合。自己却没有任何刺激的感觉,倒是醒来湿湿的枕头告诉自己曾经在梦里哭过。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前妻——我的真实故事

喜欢 (9)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