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二十四章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1963℃ 0评论

第二十四章
Mark对刘慧的敷衍感到疑惑和不安,他虽然不懂中文,但“爸爸”的发音全世界的语言都差不多,他问Robert怎么回事。Robert看了秦小雨一眼,耸耸肩,说孩子们在讨论我们不是她们的亲生父亲的问题。他又追加了一句:看,我们的确不是。Mark又问那为什么他们会争吵会哭,Robert说:孩子们矛盾的重点是,觉得如果称我们为爸爸的话,是对他们亲生父亲的不忠,或者说背叛。一个在指责另一个背叛,被指责的有点愧疚恼怒而已。他无奈地笑笑,又继续说:我理解孩子们的争执,他们的理由和逻辑我们没法改变,当然我也不想改变,血缘关系是没办法用称呼加以改变的,你说呢?mark同样也耸耸肩,点点头,翻转了几下嗞嗞冒香气的烤翅,他对Robert说那矛盾就由他们自己解决吧。Robert说那是,又开始称赞他烤肉技术娴熟。Mark哈哈一笑说人生所剩的乐趣不多了,BBQ就算其中一种。
男人之间的问题就这么平淡地谈开了,解决了。反倒是三个女人的话躲躲闪闪,矛盾忽隐忽现。
刘慧说没事的时候掉了几滴眼泪,然后缓缓地说:“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为了移民,嫁给一个老头子,也看不起我讨好他,顺从他,但是我有什么办法?前夫那个样子,对我和孩子不闻不问,连应该给的抚养费也拖着不给,我又没什么学问和技能,我真不知道怎么能给孩子一个好的未来……虽然和他在一起有很多的矛盾,但他真的是比我前夫对孩子要好100倍的,所以我让孩子叫他……因为他真的给了孩子父爱的,至少他会陪孩子耐心地一个一个单词练习说话,会鼓励她,会陪她看动画片,做手工,玩游戏,陪她去看医生,还经常给她买小礼物……所以我觉得其实他是配得上的。”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孩子怎么知道这些,也许是我和Robert聊天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秦小雨真心地感到抱歉,她内心的歉意还在于自己的五十步笑百步。
“哎呀,没事了,谁还没个难处,也不是每个人能像小雨这样,有个死心塌地的老公在国内挣钱养她们,还有个那么优质的帅男性朋友在这边照应着,人比人,可不就得气死人嘛……”Jessica说的夸张,内心也着实是这样羡慕的。
但这话让刘慧惊讶了,她张了口刚发出“啊”的一个惊叹时,看到秦小雨给自己使眼色,略略思忖了下,于是改了话题方向,“啊,这样啊,真让人羡慕。”
“不止羡慕,还有嫉妒恨!”Jessica全然不知她俩之间的眼神交互。
“她才过的潇洒呢,这边自己有房有车,还是豪车,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还时不时地勾引下各种帅哥,包括各种肤色,各种国籍的,那边老公照样一心一意的,还隔三差五地来看看,这才叫完美人生呢。”秦小雨也暗藏机锋。
“你们都挺好的,至少都有老公疼,真好。唉,我对我前夫太失望了,他要是能像个父亲那样,对孩子表达出一点关心来也好……”刘慧的叹息让她们终于沉默了一会。
这餐饭吃的还算和谐,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说从来都不为过,她们这台戏的精彩之处就是表面一出,内里又有一出。
临道别的时候,秦小雨去卫生间碰见刘慧,刘慧问:“你和Robert不是结婚了么?”秦小雨面露难色;“嗯,只不过,也是……和你一样的目的,Jessica不知道。不好意思,你没多问,我也就没多说。”
“啊?我还以为你们是异国恋,然后走在一起的,不过,看起来你们感情很好啊。”
“嗯……也是一句话也说不清楚的事。”
“不过你老公不介意,还真不容易。”
秦小雨撇了撇嘴,无奈地笑了下,觉得这句话渗透了很多意思,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可以理解为含蓄的讥笑,也可以理解为由衷地羡慕……谁知道呢……不过,男人的占有欲似乎是不分国界的,相较而言,中国男人还好一些,至少中国有所谓的“绿帽情节”,夫妻间的性爱在古代就有分岔,尽管绿帽情节颇受污名化,但的确有一定的社会接纳度。不知道西方国家怎样,秦小雨觉得Robert大概会是那种眼里容不下沙子的男人,爱和占有都要很纯粹的吧。
和Jessica道别的时候,她拉过秦小雨,趴在秦小雨耳边又是另一番话:“你说那老头能有正常的性功能不?那刘慧真不拿自己当回事,那么年轻可以靠技术和学习来移民啊,干嘛出卖自己,就算前夫一万个对不起自己,也不能去做这种没有自尊的事,唉,估计那老头要用手了……嘻嘻……”
秦小雨相当反感Jessica的这番话,觉得不仅影射到自己,而且不明白她凭什么有资格去批判别人的生活,她自己呢?老公在国内以贪腐为手段来供养她和儿子就很高尚了?一个区政府里的科长,靠工资能养得起他们?不就是因为管着房产规划和拆迁的事么?北京的拆迁富了多少官员和开发商?道德的逻辑从来都是歪的偏的,但凡与性有关,永远是最低级和肮脏的,贪腐不出事就是本事,万人羡慕和敬仰,出事了才会被人表面唾弃,暗地里为之遗憾。
她还是笑了笑说:“真不是每个人都有你那么幸运。”
“你也不错啊,咱俩差不多嘛。”
“咱俩差太远了……你看,你有这么好的车,还在悉尼有自己的房子,我就什么都没有。”秦小雨无奈地搬出这些来掩饰自己。
被恭维的Jessica果然很受用地和秦小雨Robert告了别,并提示Robert她下周末没事,想继续英文聊天课。
Robert笑着说:到时候再联系。
回到家秦小雨问Robert对今天孩子们之间的矛盾怎么看。Robert显得很轻松,说:“第二次婚姻本身就存在很多接纳与不接纳的问题,但只要一个接纳搞好了,其他都不是问题,说实在的,第二次婚姻主要是男女之间感情的结合,没必要捆绑孩子进来,我理解孩子对自己亲生父母的感情,所以真没必要逼着孩子对着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喊爸爸妈妈。所以我一点也不介意,反倒我挺欣赏安妮这种对父亲的忠诚的。有个性。”
秦小雨撇了撇嘴,说:“可是所有中国女人,在二婚的时候,都会首先考虑到孩子的问题,孩子是不是能接受的了,孩子会不会受委屈,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人觉得只要未来的男人对孩子好,就是全部所有的要求,根本不在意自己喜不喜欢这个男人……现在还有很多老人,不选择二婚,其实全部都是在顾全孩子们的颜面,顾全孩子们对于遗产分割的担忧,唉,总之中国人活得挺累的。”
“这就是不尊重自己,不把自己当回事,觉得自己的人生背负了太多的意义,要为父母,要为孩子,甚至要为名誉活着,而从来不考虑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其实谁都知道,父母是父母,孩子是孩子,彼此的生活有交集,但完全不需要重合。我觉得我和安妮现在的状态就挺好,多数时候像朋友一样,反倒轻松,她要真的叫我爸爸什么的,我还真觉得别扭,觉得有压力。”
“也就是你这样说,也就是因为我们只会在一起两年,如果你真的是我下半辈子的依靠,你这样说,我会心寒的,觉得你没有责任心,或者说没有完全准备好来接纳我和安妮。”
“可见你还是没有明白透彻,接纳不是名称上的认可,而是内心真正地把你当做家人。”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我只是说我可能对于婚姻期待太多,哪怕是第二次。”
“所以在庆幸这一切只是个交易吗?”
“也许。”
你看,两个人彼此都明白对方,但还是对命运安排的这个情节有些不满情绪。
八月初了,悉尼的气温白天终于有两三个小时可以保持在22度到23度了,夜里也不会冷到5、6度,天也渐渐黑得晚了,不再是五点就黑透。
秦小雨有点期待悉尼的夏天,有点期待光脚丫走在海边,或者躺在沙滩上真正像老外那样享受一次日光浴,而不是涂着50+的防晒霜,还躲在遮阳伞或树荫下。中国女人太在意肤色白皙了,甚至秦小雨曾经一度喜欢过苍白,觉得那种病态的柔弱的美,更能博得男人的爱怜。但现在,在Robert每天跑步每天健身的影响下,才慢慢觉得健康才是美的最重要的标准。
秦小雨也开始在Robert上班的时候,自己网上搜一些瑜伽动作自己练习了。尤其是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草儿花儿,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冥想一边做些身体拉伸动作,非常舒适惬意。
这天秦小雨正仰躺在地毯上做呼吸整理动作,安妮放学回家推开门,气喘吁吁地告诉秦小雨说老师建议她参加学校的合唱团,因为老师发现她嗓音不错,唱歌音准也极好,想让家长去学校一起谈谈。安妮说着还拿出一封信,说是老师写给秦小雨的邀请信。秦小雨起身拿了信,又打开手机上的词典,逐字逐句地翻译了,也通读了个差不多,是邀请孩子父母去学校和老师商讨孩子的兴趣爱好选择,并承诺孩子如果参加合唱团后,如果表现出色,会在学校的开学典礼上有机会独唱。
这封信让秦小雨看得心花怒放。她觉得外国的老师有点太负责了,甚至都有点多管闲事了,居然还有老师这么细心地发现孩子的闪光点,并鼓励和建议孩子不要放弃这些天赋的东西。一想到这里,就想起自己悲催的童年,那时候自己有点画画的爱好,整天没事在课本上画些自己喜欢的东西,课本所有的缝隙都画满了,最后的结果是被老师和父母轮番地批评,说不好好学习怎样怎样,说画画的能有几个当画家的?总之,各种打压和扼杀,秦小雨就成了现在这个平庸的中年妇人,连一点特长爱好也没有。生活中自然没有令她愉悦和沉浸其中的事。
所以秦小雨很兴奋地给梁晨打了电话,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梁晨沉吟了一会,说:“有个爱好行,但你也得管着孩子,别因为爱好而丢了学习,不能喧宾夺主,咱出国就是为了让孩子好好学习,将来也考个哈佛剑桥什么的,搞艺术的多劫多难,国外搞艺术的人太多,街头艺术家都一大片,出头难,中国虽然有很多机会和市场,但环境不好,搞艺术的女孩,都经历要比别人复杂,受的委屈和痛苦也更多,所以,还是让孩子好好学习,将来当个医生或律师什么的,当老师也好。”
秦小雨想了想,觉得梁晨说的不无道理,兴奋头也就下去了。反倒是Robert回家来,听到这个消息后特别开心,抱起安妮在客厅里转了好几个圈,当下就决定第二天请假和秦小雨一起去学校。
晚饭后秦小雨和Robert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她小声说:“还是多鼓励鼓励安妮学习文化课吧。”
“音乐也是文化课的一部分啊。难道你不这么认为?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会勉强安妮,但只要她喜欢的,有兴趣的,我都会鼓励。”
“鼓励没问题,还是得分清个主次。”
“看来你是希望安妮将来是那个走在人群里一眼分辨不出来的那个人了。”
“你说话太跳跃,其实她好好学习英文数学历史地理也可以出类拔萃的,也可以做到与众不同,不仅仅会唱歌会画画会写诗的才算与众不同。”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每个人都是一棵独立成长的树,我们要给她足够的空间让她自由伸展,这样树冠才能茂盛。”
“可是做父母和老师的,就必须是负责人的园丁。我们不能看着这棵树长歪长斜,我们得不停地纠正,削掉一些长得乱七八糟的树枝,就像苹果树,你知道苹果树的花儿一个开叉上有多少吗?大概有七八个花蕾,但是在开花的时候,就要减少到一两个,这样最后结出来的苹果才会又大又圆,所以果农会在春天苹果树开花的季节,一个一个去掐掉那些多余的花骨朵,这在我们当地叫疏花。同样道理,孩子做什么事不能齐头并进,有些事就得从开始给掐掉,你看安妮现在还自己画画,甚至我还想教她毛笔字,唉,我总觉得中国的一些文化丢掉怪可惜的,尤其一个女孩,要能写的一手好的毛笔字,那内涵就深了。”
“看,你又强加你的愿望在孩子身上,怎么看你都是想把孩子的灵性噼里啪啦全砍掉,然后安上自己理想中的假枝条,你说,所有父母都这么做,孩子长大不都千篇一律吗?……还是明天见了老师,听取下建议,然后让孩子自己决定吧。”
“大人还是要帮孩子做选择的。”秦小雨坚持说。
安妮的学校距离Robert家有一定的距离,所以Robert请了假载着他们去了学校。秦小雨再次看到低矮的校舍,又忍不住说了句:那些教室怎么都像临时搭建的啊?也没个像样的图书馆。
“妈妈,我们有图书馆,有时候老师会拿来很多书,让我们自己挑选着看,如果不喜欢的话,可以去社区图书馆自己找。”安妮看样子已经喜欢上这个学校了,都知道为学校辩护了。
到了老师办公室,彼此互相热情地打招呼,这个老师是个……肥胖……的中年妇女,的确是肥胖,秦小雨觉得用这个词有点不礼貌,但真的除了这个词就没得用了。她的腰水桶一般,一站起身子,巨大臀部上面有个明显的像平台一样的凸起,上面放瓶水绝对没问题,秦小雨暗自想。
Robert和老师谈得很愉快,从他们此起彼伏的笑声就可以感受到,只是自己一直憋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道别的时候,老师伸出手来,先是夸了他们有个优秀的女儿后,一边握手一边说“see you later Mrs, Smith,Mr Smith…”
“Mrs Smith?”出了办公室门,秦小雨琢磨着这个称呼。
“对啊,Smith太太,Smith先生,Smith是我的姓,我有记得告诉过你。”Robert笑着说。
“哦。”秦小雨咬了下嘴唇,一丝快乐和羞涩偷偷从心头略过。
看着天气极好,而Robert又请假一上午,所以秦小雨说:“能带我去看医生吗?我想去掉节育环。”
Robert认真地看了一眼秦小雨说:“也许……还是戴着的好……嗯……我说的那句话,欠考虑,也不成熟。”
“哦?”一阵不可消解的尴尬像海浪一样疏地涌了上来,秦小雨觉得自己一下子被拍倒在沙滩上,形状和一对烂海草一样,遭人嫌弃,“我没说取环是因为你那句话啊,你想太多了,我只是觉得每个月月经一直那么长时间对身体不好,而且有时候月经也不准,最近有时还会觉得腰疼……你真的想太多了。”
“那就好。”Robert驱车去去了家附近的一家shoppingcentre,那里有位不错的华人女医生。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二十四章

喜欢 (1)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